追捧工夫影业背后,是互联网影业“三大派”的集体缺钙

摘要: 工夫影业的崛起,一个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华谊兄弟的去“制作化”,同时,也是腾讯影业等互联网影业公司在电影市场的“补课”。

在中国电影票房高涨的“黄金时代”,互联网资本对影视产业的“入侵”也是轰轰烈烈。而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降温和票房回落,读娱君关注到,乐视影业陷“缺钱”风波、小米影业战略收缩、腾讯影业等也各有烦恼,可见,行业对于互联网影业已进入了“反思期”。

在资本、宣发渠道以及用户的把控上,互联网影业公司具有天然优势,对于电影这桩生意也都很热衷,然而对“电影”内容把控的力不从心也都普遍存在。

另外,以陈国富为主体的工夫影业,成立以来,不仅被腾讯影业追逐,更被传统电影公司华谊兄弟、网易游戏《阴阳师》、大IP拥有者向上影业等各方追捧,这也是其成立不过数载,却能估值超过18亿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但读娱君认为,从本质看,无论是互联网资本向影视制作的涌入,还是影视制作的价值被重新认知,就目前阶段而言,对“中国电影”并没实质性的提升。

各方追捧、资本青睐,电影产业链的各风口飞猪都缺钙了?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在整个影视内容的大产业中,电影无疑是那个最早失去“鹿”的,所以各路资本纷纷抢滩,开矿的、搞房产的、搞纺织的等等诸多行业的公司或为捧人、或为转型,都曾试图在电影行业里搞点事儿。

但在互联网资本大肆进入之前,电影市场似乎并没有因为各路资本而风声鹤唳——毕竟,其他行业并没有掌握互联网资本的诸多优势:话语权、资金、用户以及随风而涨的高估值.……

而到了2016年,电影票房开始缩水,挤泡沫成了大势所趋,互联网影业的日子也开始不好过。先是腾讯影业等大型公司的主控项目纷纷失手,接着是乐视影业陷入缺钱危机,再然后小米影业也传来战略收缩的消息……

一时间,互联网影业“软了”成了行业的关注焦点,而同时,传统电影品牌似乎变得坚挺,光线、博纳等业绩不错,而前文提到的工夫影业更是成为16年底和17年初的电影行业发布会的“座上客”。

——传统电影公司侧,华谊兄弟押注工夫影业:2017年3月,华谊兄弟召开发布会宣布和工夫影业三年合作5部重量级大片。

——影游联动侧,《阴阳师》大电影启动:2016年12月,华谊兄弟电影、工夫影业和网易影业正式宣布,将联手改编《阴阳师》这款现象级移动游戏,打造同名电影和剧集。

——大IP的变现侧,向上《摸金符》的镀金符:向上影业拥有天下霸唱《摸金符》系列的影视版权,而大电影侧,则以华谊兄弟的入股然后交工夫影业制作系列大电影。

——互联网影业侧,腾讯影业的救赎使命:2017年4月,腾讯影业亦宣布与工夫影业合作,共同推出的首部作品《一代妖精》将于17年上映。而在此之前,腾讯就以15%的占股位列工夫影业的股东名单。

从以上信息可见,作为华谊兄弟的老搭档,工夫影业被华谊兄弟视为提振电影业绩的重头布局之一;

而对于网易游戏和向上影业而言,工夫影业又寄托了IP影视化的重任;当然,于腾讯影业而言,工夫影业不仅是电影投资的一部分,也寄托了弥补其制作短板的希望。通俗点说,就是大家都缺钙,那么,工夫影业就是“钙片”?

资本浪大风高,工夫的“匠人精神”难成国产电影救世主

商场历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工夫影业受到追捧的原因何在?读娱君认为,这和当前实业经济目前的困境一样,玩资本的多了,能够踏实出活的自然也就“金贵”了。或许可以用匠人精神来形容这个新晋上位的影业公司。

从工夫影业的主要股东来看,可以说这是一个从华谊兄弟孵化出来的团队。据资料介绍,工夫影业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董事长兼总经理为导演陈国富,其是电影《风声》的导演,并监制了电影《狄仁杰通天帝国》等。

工夫电影股东还包括肖洋、陶坤、汪启南。肖洋是《非常勿扰》《画皮2》《中国合伙人》的剪辑师,2015年独立执导电影《少年班》;陶坤是电影《风声》的制片人。无论是陈国富还是肖洋、陶坤等,都带有明显的华谊兄弟的标签。

成立之后,工夫影业的作品并不多,可以说特别少,在2016年只有一部今年4月上映的《火锅英雄》,虽总票房3.7亿,但因为合作方众多,摊薄了收入分成。

从经营状况看,工夫影业2015年营收2362万,净利润-553万;2016年前8个月,营收7061万,净利润4899万;进入2017年,能够确认的作品目前只有一部腾讯影业投资的《一代妖精》,据悉,这部电影被北京文化5亿保底。

虽然作品不多,收益不稳定,但工夫影业的估值却一路高涨,2016年底即达到了18亿。2016年12月15日,A股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发出公告,通过参设并购基金,以2.7亿元现金,拿下工夫影业15%股权;据了解,除了天神娱乐以外,腾讯影业和另一家由上市公司成立的基金分别拿到工夫影业15%和10%的股权。

而随着《阴阳师》《一代妖精》《摸金符》等项目的落地,工夫影业的估值也一路高涨。

有评论说,这可以看作资本为“内容”的低头之举,也算是电影行业的拨乱反正之举?或许是可以这样解读,但读娱君认为,虽然工夫影业的实力有目共睹,但其主要成员多数是业界老炮,固然能够以匠心出活,但绝非电影市场的救世主。工夫电影或许可以拯救腾讯影业等互联网影业的业绩,但对于中国电影的品质本身,难言提升。

陈国富作为资深电影人,其导演的作品近年来并不多,离现在最近的还是《风声》算是当年的品质之作;而其监制的电影来看,也有失手之作,比如《少年班》,就是工夫影业的班底,肖洋指导,且云集了孙红雷、周冬雨、董子健、王栎鑫、王森、夏天等一票明星,但票房上仍然失利。

工夫影业的崛起,一个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华谊兄弟的去“制作化”,同时,也是腾讯影业等互联网影业公司在电影市场的“补课”。

读娱采访了某位资深电影从业者,她认为“工夫影业在资本市场受到的认可,或许是一个拐点和信号,对制作与内容开始真正意义的重视,影视巨头和互联网资本开始正视自己的不足,低下头来寻求外部专业力量的帮助,这显然是一个乐观的信号。”

然而,读娱君认为这并不乐观,从工夫影业拿到钱后参与的这一系列发布会来看,要兑现承诺,其必然既要达到数量也要保证质量,这对于一个小体量公司而言,难度不小。高压之下,其是能一直保持匠人精神还是会和资本泥沙俱下,只能静待结局。

腾讯影业亟需爆款,不仅是内容需补钙,更是腾讯系整合需求

如果说工夫影业被各路大神追捧,是资本对于“品质”的转向,那么以腾讯影业为代表的互联网影业在高歌猛进之后,也开始从简单、粗暴的产业入侵转向尊重影视的内容创作规律了。

4月,腾讯互娱UP2017年度发布会在京举办,在发布会上,腾讯影业公布了在互联网宣发、授权以及版权打造三个业务上的进展:

《择天记》电视剧,正在湖南卫视及六大新媒体平台热播,同时,《择天记》的同名大电影正在筹备中;

腾讯影业与工夫影业达成战略合作,双方首部合作作品为《一代妖精》;

推出了专注发掘年轻与独特的影视项目——“春藤电影工坊”。“比翼新电影计划”则成为“春藤电影工坊”成立后的首个项目,将从腾讯动漫平台上甄选出10部优质国漫IP,邀请10位青年导演改编成网络大电影。

但回顾过去两年的业绩,腾讯影业的整体表现并不如其战略布局这么光鲜。

除参与投资的《魔兽》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外,其参与投资、主控的作品基本上不是扑街就是口碑不佳,比如《少年》,票房不过数千万;又比如正于播出期的《择天记》,也是口碑不佳……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背靠互娱的腾讯影业,主控、主投的项目目前还未出现“叫好又叫座”的现象级作品。

左手阅文,右手腾讯强大的资源,腾讯影业的进击之路也是如此波折,充分说明了仅仅依靠宣发、IP的优势想要一揽票房,是不够的。

这或许是腾讯影业高调和工夫影业合作的原因之一,以资本和IP为桥梁,联手拥有制作能力的工夫影业,说不定能够成为腾讯影业的强力钙片。

不仅外部环境的变化倒逼腾讯影业有所改变,腾讯内部文娱系的变化也表明其更加重视“内容”。

在腾讯互娱的UP发布会之前,腾讯方面宣布了一个重要的职位变化——3月24日,腾讯宣布,集团高级执行总裁刘胜义不再担任OMG(网络媒体事业群)负责人,改由腾讯COO任宇昕直接担纲。任宇昕之前是腾讯的另一大事业群IEG的负责人,旗下包括腾讯影业、腾讯游戏、阅文集团等。

这项任命意味着,腾讯旗下与泛娱乐相关的两大事业群即将迎来整合,也就是说,背靠OMG的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也算是一个体系内了,外界多少有点分不清的腾讯的两家影视公司有可能会整合为一家。

或许是内部的变化和外部的挑战,也使得涉及到整合的员工难免会有失控吧——在上周优酷和腾讯的员工冲突大事件中,有一种说法就是腾讯视频、企鹅影视某高管先出言不逊,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风波。虽然各自媒体将这件事解读为版权争夺的焦虑引发的,但从腾讯系内部来看,任宇昕成为大文娱总管之后,涉及各方的整合在所难免。

?互联网影业三大流派为何难言“赢家通吃”?

管中窥豹——五一档期间,小米影业似乎为自己“证明”了一把。其联合出品的《拆弹专家》以小黑马的姿态脱颖而出,上映6天票房超2.6亿元,小米影业在战略收缩之后终于迎来了一部看起来不错的作品。但这部作品无论从票房还是从口碑,都很难改变之前因小米影业战略收缩引发的对于互联网影业的集体“吐槽”。

不仅如此,小米影业和乐视影业之前的诸多负面传闻,也让坊间对于互联网影业的前世今生都扒了个底朝天,读娱君综合了各家消息,将互联网影业公司分为三类,这三大流派各有所长,也各有麻烦。应该这么说,互联网影业公司们确实给电影行业带来了各种新鲜的、数据的东西,但对于电影本身的改造,就目前而言,并不如曾经描述的那么美好。

互联网影业流派一:争霸派

代表公司:阿里影业、腾讯影业

互联网行业的主流,现在就是BT争霸,互联网影业也是如此。作为代表的阿里大文娱和腾讯大文娱,是要在电影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都要布局的,从制作、宣发、票务乃至院线,都有所涉猎。电影的票房市场虽然量级并不大,但其影响力和想象力,是BT押注的原因所在。目前来看,这两家的战略布局都已经初步完成,但还有诸多不足之处,就如读娱君所说,腾讯影业等需要强力补钙。

互联网影业流派二:专注派

代表公司:完美时空、乐视影业等

何为专注派?读娱君认为起码要有两个特质,第一是持续投入,第二是有成功案例。从这两点来看,乐视影业和完美时空应该算是互联网影业里的典型。

完美时空作为最早涉足电影产业的互联网公司,一直以来在电影业务上都颇为稳健,并且参与国际作品的投入也颇大,诸如《谍影重重5》、《五十度黑》、《木乃伊》等,另外,完美时空也收购了今典院线,以完善产业链的院线端,但从量级上来看,离阿里和腾讯的野心还是有一些距离。

乐视影业虽然负面缠身,但也不能抹杀其在电影业务的探索和成绩,不论在大片的打造上,还是高票房电影的尝试上,乐视影业都表现不俗。但受限于乐视整体的状况,读娱君之前也报道过其估值争议——应该说,所有影业公司有的问题,乐视影业似乎都有,但阿里和腾讯拥有的资金量和宣发强度,是乐视影业短期难以追赶的。

对于专注派而言,其参与出品或主控的项目,还是时不时有亮点出现,足以弥补其体量的不足。

互联网影业流派三:参与派

代表公司:豆瓣影业、当当影业、小米影业、聚美影视等等

前文提到,《拆弹专家》的票房看起来不错,但小米影业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称,小米影业主做投资和植入,不涉及制作,2017年会继续涉足电影投资领域。

而以小米影业为代表的“只投资、植入”的互联网影业公司可谓是酱油派,如豆瓣影业、当当影业、聚美影视、途牛影业等等。

这些影业公司要么是寄希望于品牌植入,要么是以文学IP等为资源试图在产业链的某一个环节有所作为,无论是野心还是战略,都无法和争霸流以及专注流相比。

虽然参与派在客观上,使得影视产业的商业化更全面,但和所有的影业公司一样,无论是IP开发还是植入,都要依托优质内容才能够保证ROI。

对于互联网影业公司的优劣,媒体人刘亚澜曾评价:

“互联网影业拥有的渠道优势都是艺人打造、影视宣发的重要阵地,然而多数互联网影业的操盘者并非影视行业的专业人士,影业本身在集团内部更多的扮演着“品牌”的角色,甚至隶属于集团品牌公关部…”.

读娱君认可这个观点的一半,因为“外行领导内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行也并没有做到真正的优秀。”,对于中国电影而言,电影业内人的“失职”,也是野蛮人频频敲门的原因所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乐通在线娱乐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乐通在线娱乐App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乐通在线娱乐发表,并经乐通在线娱乐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乐通在线娱乐」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乐通在线娱乐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