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吸金的《柯南》剧场版因何失约中国银幕?

摘要: 热门日本二次元IP背后的生意其实并不好做。

在刚刚过去的九月里,日本二次元电影呈现井喷之势,大量动画电影和真人漫改接连上映。然而,就在各批片方积极开拓中国二次元观影市场之际,国内观众熟悉的日本动画电影《名侦探柯南》最新剧场版《から紅の恋歌》(《唐红的恋歌》)却要在2017年失约中国大银幕。

柯南剧场版与中国的结缘早于7年前,2010年时柯南剧场版《漆黑的追踪者》在国内上映,而后的2011年又上映了《沉默的15分钟》,2015年的《业火的向日葵》,2016年的《纯黑的恶梦》接踵而至。这也意味着,相对于今年其他首次引进的日本动画电影IP,更有引进先例的《名侦探柯南》系列在审批阶段,要过审并拿到龙标的难度其实相对较低。

而作为《名侦探柯南》的第21部动画电影作品,2017年上映的《唐红的恋歌》,在日本最终斩获了68.7亿日元的票房,堪称柯南剧场版史上的最高票房。

但这些因素却并没有让《名侦探柯南》中国区的总代理、上海新创华来继续看好这个IP。数娱梦工厂从知情人士了解到,由于去年在国内上映的柯南剧场版最终票房仅为3000多万,新创华内部对于今年剧场版的票房预估并不乐观,引进或将面临亏损。

今年无疑是日本二次元电影井喷之年,可选标的增多,批片引进的指标变得尤为抢手。此外,近年来批片市场风向转变,版权费暴涨,引进方利润在降低,在票房预期收益不理想的情况下,引进方对于批片引进就变得更加谨慎。

而且,目前国内引进IP不少依靠引进动画、剧场版的播放收入为主,相关IP衍生品市场开发仍显不足——这其中既有日本版权方监修严格,审核时间周期长,国内引进方难有施展空间的因素,也因为国内衍生品市场盗版泛滥,产品开发也才刚刚起步,引进IP想要打开国内衍生品市场困难重重。在多方因素加持下,热门日本二次元IP背后的生意其实并不好做。

档期拥挤,等不起的批片方

在过去一个月里,排队等候定档的日本二次元电影扎堆上映,结果就面临了与好莱坞大片的正面竞争,最终《银魂》真人剧场版、《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和《声之形》票房都未过亿。而在这个10月,上映的国产电影数量又是往年的两倍。

对于《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来说,9月10月的档期都异常拥挤,但如果等到11月再上映,则会面临盗版的直接冲击。事实上,每年柯南剧场版的DVD和Blu-ray都会定于10月份开售,一旦日本方面光盘正式开卖,网上就会开始涌现大量高清盗版片源,届时会对电影票房造成不小的冲击。

接近新创华的知情人士向数娱梦工厂透露,去年引进的柯南剧场版因为上映时间延后到11月25日,且在上映前一周才最终确定,留给批片方宣传的时间很短,准备起来十分仓促。虽然新创华已经尽力查删网上的盗版资源,但是效果甚微。今年的剧场版又是话题大作,粉丝关注度很高,如果定档日期依旧不理想,打击盗版的工作只会更难进行,对票房的影响只会更大。

事实上,2011年11月4日上映的《沉默的15分钟》是新创华代理《名侦探柯南》总版权之后,引进的第一部柯南剧场版,最终票房仅为2768.3万元。2015年10月23日上映的《业火的向日葵》最终票房为8162.5万元,而2016年11月25日上映的《纯黑的恶梦》最终票房仅3103.4万元。从票房上来看,除了《业火的向日葵》,其他都不甚理想。

此前数娱梦工厂在采访《刀剑神域》引进方次元矩阵CEO曹目时,他也曾透露目前批片引进的价格是100万美金起步,今年光线传媒引进的《烟花》,成交价格就比《你的名字。》还要高。版权费暴涨需要票房收益来弥补,如果票房预期不佳的话,对于引进方来说只会带来亏损。

监修门槛高,周期过长阻碍IP后续宣传与开发

在日本,版权方可以通过IP授权和衍生品开发获得票房意外的收益,但对于国内引进公司来说,无法参与日本制作委员会在早期就介入开发,在后续的配合宣传与自主开发中无异于戴着镣铐跳舞。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引进IP大多数依赖于单纯的动画、剧场版电影引进的票房和播放权收入,衍生品市值比例相对较低。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7-2023年中国动漫衍生品市场运行态势及投资战略咨询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动漫游戏、出版物、周边玩具、图书、服装等衍生品市值达到380亿元左右,约占动漫行业市值的34.5%,在欧美或者日本,衍生品市值占比约在七成以上。

新创华虽然是《名侦探柯南》的中国版权总共代理,但提供的授权工作是以日本版权方提供的权利为基础的,因此,所有通过新创华获得的授权活动也都需要经过日本版权方同意和监管,包括素材的使用和变更。

日本动漫版权划分严谨而复杂,这对IP本身来说是保护,但对于国外代理方来说,则往往是一场“噩梦”。以柯南为例,漫画版权的版权方是出版社小学馆,动画版权的版权方是动画制作公司V1 Studio,剧场版权的版权方是动画电影出品方,每一部剧场版的版权都分别归属于该剧场版的制作委员会。

因此,每一次柯南的授权活动,需要经过的日本版权方较多,各自的监修周期和难度也各不相同,在时间线上会拉长,能够通过使用的素材也相对较少。

举例来说,柯南鼻子的尖度和刘海的画法,青山刚昌老师在早年和后期画法不同,在使用素材的时候,只能选用现在的画法。再比如,前年的剧场版《业火的向日葵》中出现了怪盗基德的形象,但是怪盗基德属于另外一部作品中的角色,版权归属不同,在后续衍生开发中会面临着二次申报监修的情况。监修难度大、问题多,造成了国内柯南的IP衍生品开发工作难以推进,被授权客户积极性就受到损伤。

而且,除了来自日本版权方监修压力之外,国内的柯南粉丝对IP衍生品的购买力其实也略显不足。

据知情人士透露,以新创华授权给幸运石动漫制作售卖的《名侦探柯南》周边来看,多是以手表为主,也推出了钱包和马克杯,所有品类的月收入约为7万多元。而新创华代理的另一IP“初音未来”,在“初音未来官方旗舰店”发起的初音未来十周年限量手表众筹活动,上线半个月内就筹到了31万5609元,超过目标216%。

粉丝的购买力差距进一步打击被授权客户的积极性,导致客户在寻求合作时,更倾向于选择初音未来这样利润更高的项目,这让柯南IP在进行授权活动时,难免会成为被取舍的对象。

“升级”的盗版依然严重挤压正版市场

《名侦探柯南》的动画片于1997年开始引进中国,是最早进入中国的一批动画作品,并且在播出后,迅速成为国民级的动漫IP。然而,高知名度并没有让它成为一门好生意,反而导致盗版猖獗,国内衍生品市场的不成熟反过来限制了IP的开发。

对于引进IP而言,在衍生品生产制造方面,除了监修方面的难度以外,还有难以根治的盗版问题。随着电商的崛起,盗版的成本和难度都在降低,越是国民级别,越早进入中国的引进IP,在盗版方面就越难整治。

数娱梦工厂了解到,比起早期简单粗暴的盗版做法,现在的盗版方甚至还“升级”了,利用法律法规漏洞,让正版版权方也无可奈何。

比如,对于简单的盗用图片素材定制小物,盗版方会以“客户来图定制”为由推卸责任,更有甚者还会抢注商标,让盗版“摇身一变”成为了“正版”。

据了解,商标注册时会涉及到商标申请品类和申请内容两项内容,需要的申请材料相对简单,个人和企业都可以提出申请。我国注册商标的品类分得很细,一共有45类,常见的动漫衍生品周边分属大概在7类左右,申请内容包括文字和图案两种,这其中就会存在着大量的排列组合可能。

但与自有IP不同,引进IP在国内商标注册时会有很多限制。一般来说,版权方如果只开放几类的衍生品开发权利给到引进方,那么引进方只能在这几类里面,根据版权方提供的官方译名和官方图案进行商标注册。这样会导致在一些类别上可能会有遗漏,而现在已经有一些盗版方可以意识到这些遗漏了。

例如,柯南今年的剧场版日文原名叫做《から紅の恋歌》,在还没有官方正式译名时,国内的粉丝中有几个版本的译名:唐红的恋歌、深红的恋歌、殷红的恋歌等等。如果盗版方提前抢注了这些译名在“玩具品类”的商标,那么官方在日后推出相关衍生品时,会失去向他们维权的前提,导致打击盗版的工作难以推进。

而在国人对“国产商品”还抱有“盗版多”和“粗制滥造”的固化认知时,有经济能力的粉丝比起国内自行开发的衍生品,又更愿意选择引进IP原产国开发的衍生品。于是,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引进IP在推动国内衍生品开发时举步维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乐通在线娱乐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乐通在线娱乐App

本文系作者 数娱梦工厂 授权乐通在线娱乐发表,并经乐通在线娱乐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乐通在线娱乐」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乐通在线娱乐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数娱梦工厂
数娱梦工厂

上海地区知名泛娱乐产业自媒体平台,起家于微信公众号,聚焦影视、游戏、动漫、二次元、VR虚拟现实、视频、音乐产业的深度资讯,帮助用户掌握娱乐业的风云变幻。创始人微信:13816214176

评论(2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7-10-13 08:17 via android

    银魂,刀剑,声与形都不怎样啊!

    0
    0
    回复
  • 王糈 王糈 2017-10-10 16:26 via pc

    盗版太猖獗了吧。。。。。。。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